您好!欢迎访问贝达药业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571-86130357     加入收藏 | 在线反馈 English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经济日报》:抗癌领域“神枪手”——记浙江贝达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列明
来源:    日期: 2017-09-08

QQ截图20170908132223.jpg

丁列明博士(右)在实验室指导新药研发工作。 (资料图片)


       癌症,是让人谈之色变、唯恐避之不及的病症。目前,国际上治疗癌症的普遍方法是,早期切除,中晚期、不能手术治疗的,采用化疗方式治疗。但众所周知,化疗带来的副作用极大,而且治愈的概率也不高。
       在这一世界级难题面前,有一位科学家选择了与癌症病魔抗衡,他就是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丁列明博士。
他和团队研制出来的靶向抗癌新药——盐酸埃克替尼(凯美纳),使中国成为继英国、瑞士之后第三个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靶向抗癌药的国家,该药品也获得了2015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也是中国化学制药领域首次获此殊荣。
从农村娃到医学博士
       1963年,丁列明出生于浙江省嵊州市石璜镇的一个小山村。1979年,16岁的丁列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浙江医科大学。带着全村人的重托与期望,他踏上了去往杭州的火车,在省城,丁列明第一次见到农村没有的高楼,第一次接触到说普通话的同学,第一次吃到不属于家乡风味的饭菜……外面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却又是那样的精彩,这个农村小伙儿暗下决心,努力学习,将来做出一番事业来。
医学课程是繁重而生涩的,但是揣着“无论哪里都需要医生”的质朴念头,丁列明不分昼夜,像一块干燥的海绵吮吸着知识的甘霖。4年的大学生活结束后,他选择了传染病学作为硕士专业,3年后,丁列明留校任教。
       1992年,丁列明作为校际交流生,被国家公派到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传染病研究所任访问学者。
       出国后,丁列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科研上,家、图书馆、科研室,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看似单调,却让他在学术的高山上越攀越高。1996年,丁列明顺利通过美国医学博士考试,2000年他成为了病理科执业医师。从农村小伙到医学博士,丁列明实现了自己人生的完美蜕变。
为病患雪中送炭
       在美国,医生是个受人尊敬的职业,从医后,丁列明起始年薪就达20万美元。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让外人艳羡的职业,在丁列明内心深处,却总有种隐隐的不安感。这种不安来自对祖国的思念,源于他对报效祖国的强烈愿望。
       当时,我国在抗癌药品研发方面十分落后,药品目录里绝大部分的抗癌药都是仿制药,自主研发的新药寥寥无几。是继续在美国研发还是将技术带回国内寻求发展?一个巨大的决策性问题摆在了丁列明面前。
      “是祖国培养了我,现在我具备了研制新药的专业知识,为何不回国为病患雪中送炭,却要为医药发达的美国锦上添花?”此时的丁列明已然下定决心。2002年夏天,丁列明放弃了美国的医生职业,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16岁那年,丁列明孤身来到杭州,39岁这一年,他再次回到杭州。16岁时,丁列明带着乡村娃的质朴与好奇,39岁时,他带着世界领先的科研成果和炽热的创业激情。
       回国后不久,贝达药业成立了。丁列明当时提出了一个口号:做好药,让人民生活得更好。丁列明和团队的第一个产品就是国家一类新药盐酸埃克替尼(凯美纳),这是我国第一个小分子靶向抗癌新药。
      “所谓的靶向抗癌,就是在细胞分子水平上,针对已经明确的致癌位点,设计相应的治疗药物,药物进入体内会专门选择致癌位点相应地发生作用,使肿瘤细胞特异性死亡。”丁列明形象地比喻道:“就像射击一样,一枪命中靶心。”
       2005年底,丁列明和团队在合成出能对抗肺癌细胞化学物质的基础上,完成了制剂、药学、药效、毒性评估等20多项临床前研究。2006年6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凯美纳进入临床试验。这是中国第一个进入临床的化学类靶向抗癌药,丁列明和团队为它起了一个颇有寓意的名字:凯美纳,拉丁文的意思是:肺的健康食品。
       2010年6月15日,是丁列明终生难忘的日子。凯美纳临床Ⅲ期试验结果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揭晓。
       那一天,丁列明没有去现场,而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杭州的办公室,等待着结果的公布。
      “叮铃铃”电话声响起,丁列明停顿了几秒钟,“喂……”话筒里传来了公司副总裁谭芬来博士略带湖南口音的普通话:“老丁,酒准备好了吗?……”一阵灼热滚过心头,丁列明感到喉头一阵发酸,他的眼眶湿润了……
      一年后,凯美纳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药证书,成为中国首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靶向抗癌创新药。国家“十一五”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桑国卫院士称赞凯美纳的研制成功,是在抗癌药领域让中国从仿制到自主创新的历史性转折。
做国人用得起的抗癌药
       凯美纳上市以来,已有10多万名肺癌晚期患者使用过,控制率高达79.9%,肿瘤明显缩小率达30%,且不良反应发生率较低。丁列明认为,凯美纳之所以成功,主要原因在于它是在中国病人中完成的所有临床研究,其研究结果完全适用所有中国病人。换句话说,凯美纳是专门为国人抗击癌细胞量身定做的一把枪。
       本着要做中国人用得起的抗癌药这一初衷,贝达药业最终把凯美纳的价格定在了同类竞争产品的60%至70%。同时,他们与中国药促会合作,推出后续免费给药项目,即连续使用6个月且治疗有效的患者,可申请后续免费用药。截至2017年7月,贝达药业已累计向4万多名患者赠药近240万盒,市场价值60多亿元。
       丁列明表示,他希望通过凯美纳为中国的新药研发探索可持续发展的路径,从而改变中国“仿制药大国”的落后形象。除了凯美纳,贝达药业目前共有在研新药项目20余项,其中7项已经进入临床研究阶段,治疗领域主要涉及抗肿瘤、糖尿病、心血管等严重影响人们健康和生命的疾病。
       创新还在继续,挑战并未停止。对丁列明而言,未来依然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艰险,同样也充满着无限的可能,他仍然在为更大的梦想奋斗着。

上一条: 《焦点访谈》: 迎接十九大特别节目聚焦凯美纳惠民故事
下一条: 《新华网》:丁列明的梦想:研发病人用得上、用得起的好药